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游山玩水
返回首页

纵横美加(一)

时间:2010-10-15 18:25:35来源: 作者:【珀斯】蔡田明 点击:

纽约是美国梦全球梦的地方。911后更是世界注目中心。由它的金融街引发的“金融危机”海啸横扫全球。它真是那么凄凄惨惨凄凄吗。它确实是美国人的中心世界人的天堂吗。眼见为实。这是我们要想去看看的理由。


这么长途从澳洲西部飞过去,一个纽约似乎不尽能满足好奇心,所以又有多看其他地方的愿望。网上寻找。纵横旅游公司的美加八日游在时间上合适在费用上实惠。于是选飞行日安排好事务,等几个月后就可上路了。


临行前,有朋友刚从那里回来,感受不同。楼房旧马路烂地铁破,没有太好印象。我们要亲自尝梨子。这是旅游业有做能做大做的心理。地方好,要看看;即使坏,也值得瞧瞧。这是潘多拉的盒子,打开才知道;这是巧克力,吃才知香不甜。


英国文学家约翰生说过这样的话,旅行限制人们的想象。对陌生的地方,不行者能想象,远来者会夸张,唯有旅行者才能体会这些“夸张”与“想象”的分寸与实在。一本教人死前要去旅行地方的书,说等于没说。因为开列地点几百城市上千,太多任选,照顾人人,不能满足那些去几个就能死无遗憾的心理。因此,要百里挑一。根据目前旅行有限的视野,我们当首选推荐去埃及,因为那里早已展示人类辉煌与落寞的生命全程。至于其他可以附加去的地方就很多,比如这次纽约和加拿大“尼加拉瀑布”和“千岛湖”。


   旅行收获的不仅是些景点光观,更是这些过程的风土人情的感受,历史悲喜剧的回放。下面写下的就是途中的感受,个人对从前想象的限制或对未知事物的了解。“与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。”话书要有用,还须万里行。完全没想到,我们到美国竟然接受的是另类“革命教育”。因此之故,用这个副题提醒自己纵横美加的一个意外收获,尽管主要叙述都可能于此不着边际,敬请读者原谅。


飞往纽约
这是近二十四小时一天的飞行。珀斯到香港七小时,香港到纽约十六小时,共有两万多英里。杜拜航空公司推广以杜拜为世界中心的飞行广告。有这样说法,到80%的城市在十二小时之内,到96%的城市也不过十六小时。按这样算,珀斯先飞杜拜再飞纽约,不一定是个最佳中心线路。由此可见西澳珀斯的偏僻。当然,这是个“远近高低看不同”的距离。我们到巴厘到新加坡的特别近,让我们看纽约人他们住得比我们还遥远偏僻。


当时也有考虑飞东部再飞纽约,一算转机费时不少,票价也无特别优惠,于是选了这个看似还是恰当的飞行路线,同时在香港寄宿一夜,以便提神上路。当天香港机场早九点半起飞,两点就到纽约。时差正好黑白颠倒,表针根本不用往前后拨动,只需看天亮日黑计算早晚。这个不用“拨表”的轻松,让我们去到尤其回来后都经受“时差”折腾难受的沉重,昏昏欲睡,似醒非醒,真能体会那个澳洲16岁女子杰西卡刚完成环球航海后所说“小睡”(Catnap)和在“洗衣机”翻腾的滋味。


来回长途飞机上都选择看电影来打发时间。以前长途飞行,还会带本书看看。现在感觉光线视觉都不行。看电影也断断续续。一切仿佛“廉颇老矣”。


中国城
下午到纽约肯尼迪机场。一架飞机上,两百多人分内外,游客占不到一半。入境要填表申报物品与澳洲相同,不同的是要在电脑屏幕上,放两手十指作指纹,以便下次入境之用。后来我们出境,把一张入境纸交航空公司,护照上连章未盖就出海关了。不知道美国海关后来怎么消除这个“有进无出”的记录。


拉着行礼出了关,感觉这接机场地方还没有珀斯大。大美国的印象一下缩小许多。人流很快就分散,剩下人不多,更有感觉到小镇的空旷冷漠。原先最繁忙机场的概念被这“冷冷清清”气氛给限制了。我们等侯半个多小时后,便直接坐机场来回送接人的小巴到旅店,免去事先查网找到的一个方案:先乘车到法拉盛地铁站,然后再换地铁到曼哈顿,再转地铁到旅店附近出口,出站后托行李穿过几条街,找到旅馆。等后来返回机场时,我们为省事,也找出租车一下到位。出租车要45美金,另加小费5。比较起来,我们到珀斯机场要50澳币。若不是“距离”原因,只能下一个判断,美国出租车比珀斯便宜。这可能是大城市的大优越。


小巴转来转去,到别处接人,最后才走出机场。这就让我们看清它“冷清”的原因。这是个圆形状机场,什么航班在什么处,把各路游客都分散开去,减去拥挤在一起的热闹。


路上“车”水马龙,川流不息。前行有四五车道,上面两边还有两三车道。大路大而真忙碌。马路边上看到高低楼房,显得陈旧样子。印记中还有,穿过一个狭小地下长隧道,担心车熄火怎么处理堵塞;经过绿树荫下一大片墓地,遥想多少人为美国梦睡尸纽约地下。


我们预订的旅馆有个“新世界旅馆”英文名,到眼前才看到它的“福兴旅馆”中文字。街名中文为“纽约华埠包厘街101号”。这包厘街(Bowery)前后左右都是中文商店。并行或横穿的Mott(勿街),Canale(加纳)和Grand(格兰街)也都是中国商铺居多。我们显然住进一个没有划分边界的中国城中心。旅店旧楼改造,有六层之高。我们被分到五层。没有电梯,上下走。再多走,就是让旅行行走而非休假了。房间将就摆下一张小大床,一边小柜放个电视,一旁有个洗澡房,就再也没有空间转身余地了。这还是算带星旅馆。不带可想更小气。游客住哪,印象就先在那。五星在城市黄金地段,住感觉感受就会大不同。


天在八九点才黑下来。我沿街走走,带着问旅行公司在那的问题去问路。没想到一问三不知。一家旅行公司工作人员明不知道,老板上来插嘴说就在旁边,显然怕员工耽误时间少干活。口气不知道,还带打发人走的不耐烦。我“信以为真”,出来显然找不到。问自家旅馆,老板娘只知道“天马”不知道“喜来游”。问人问不到这个明明是个有点规模大的旅行公司,还真让我担心明天如何加入随团行计划。显然,旅行切记地址电话很重要。因为网上预定的电子凭证,很可能是其他国家地方发出来的。


上到五楼住处找到藏在旅行包里的公司地址。一看原来就在同一街上不远处。它叫“纵横”,属于“喜来游”网下或旗下的一个分公司。走到那里已关门。困惑我们还有一个问题,手机不能打长途。只好买“卡”。后来几天“卡”也不工作,尤其海外手机打手机。打澳洲座机在纽约市内还行,出城外又不管用。看来“卡”也分好坏。导游后来解释是,美国富有贫穷。这里有按质论价和有些方面极为落后的含义。


走街时,见到一家似乎更大的六层旅店,有醒目中文名“永兴酒店”。标准房205,高于我们124。在一街角,还见到有几十个中国老人围聚一起,议论纷纷。这里是“福州老人馆”门前。张贴小纸布告说,任何人不得入内,不得撕毁这张纸。等法庭宣判给谁钥匙后,方可入内。这显然是个内部矛盾。这些“街景”,不说见往来街市人都是华人面孔,也能表明中国人在纽约唐人街的人口分量。
(精彩下期继续)
 

顶一下
0%
返回首页
0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• 沙巴
  • 下面没有链接了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表情:
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最新评论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