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文学长廊
返回首页

那天见到阿强哥

时间:2014-11-10 11:09:02来源: 作者:蓉子 点击:

 没想到,那个很“牛”的反对党领袖阿强哥就坐在我对面。

他的大名在新加坡街头巷尾皆知,比明星还明星,是我最想见的新加坡潮州人。很想研究一下他的胆识,结果他却与我谈卤鸭。

在朦胧灯光下,这个潮州阿兄的发线比成龙还高,但他比成龙更有吸引力。

隔桌对坐,他点头打招呼,问我离开新加坡几年了?

说离开,其实没离开。人漂泊,心还留在这里。只是气候受不了,回来十天八天,关节就疼痛,街上同龄人柱伞当拐杖,一步一扭好让我惊心动魄!

我喜欢这个岛国,习惯了这里的规矩和朴素的生活。然而气候的潮湿让我不能长住,我怕一摇一摆的走路,我不要老得这么难受。虽然,我也常遇到一些礼貌周到的办事员一口一声叫我老太太。老太太就老太太吧,走路可要挺拔。当年谊父柳北岸先生就曾对我说过,去到潮州脚就不那么痛,走起来轻松一点。

新加坡是年轻人的世界,充满活力。可惜因为气候生理年龄无法跟着心理年龄,三两个月回来一次,乐个十天八天,又到海外去做国民服役。

潮州节对我来说是大日子,回来看一看,好像过节一样。潮州人很有意思,欢度庆典,不管正反哪一方,凡是议员通请,不偏不倚。那晚八邑会馆的85周年晚会上,与阿强哥打招呼的潮州人很多,包括行动党议员,怎么也看不出他们是对立阵营。上台拍照,阿强哥还坐在前排。从这两件小事看新加坡人的胸襟,台上交锋,台下友好,执政党与在野党都是谦谦君子,儒雅得令人打从心底赞赏!

这让我联想到四马路的观音堂和紧邻的印度庙,不同的宗教也可以如此紧挨着而相安无事。和谐文化在新加坡各民族各宗教各党派,不须宣传,而是很自然的表现。

三四十年前,每逢大选来临,我家楼下就会看到一辆老爷车,跑动的很勤快,开车者是反对党詹时中先生,他努力地耕耘,但没种出花果,最后转移阵地也转了运。这位"暂时冻"冻了很久,也没人为难他。

我对政治没兴趣,甚至可以说畏惧。几年前,台湾的世界华文作家协会要请我当亚洲华文作家会长,希尼尔跟我说:他们叫我当副会长,你当我就当。

结果,我没搞清楚台湾这个当年有统战意义的作家协会是什么航线,没敢接下来。政治需要高智慧,我天生一个笨瓜,不懂!

我跟阿强哥说,曾经在夜雨中,去后港听他演讲,为了评判他的潮州话行不行。九成九成,没完全标准。不过很有趣,生活意味浓。

阿强哥说,他太太从报上副刊跟我学做卤鸭。可要传下去哦,失传了太可惜!

哈哈!卤鸭是我的成名作。什么时候我去开班授徒,群众大会上申请一个摊子高价摆卖,所得捐作慈善。

顶一下
0%
返回首页
0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表情:
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最新评论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