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文学长廊
返回首页

爱的源泉-芊芊

时间:2015-11-12 17:43:04来源: 作者:芊芊 点击:

 正在紧张准备考大学的大外孙,把平时积蓄的200元零用钱,捐献给World Vision(世界宣明会),以救济非洲饥饿的儿童。此前我对“世界宣明会”略有所闻,但具体情况不甚了解。为此,我请他介绍一下情况。

他说,这是一个世界性的慈善组织。关于这次捐款活动的具体情况,是我看了学校组织的视频后才知道。视频里的非洲儿童,一个个瘦得皮包骨,硕大的头颅,削瘦的脸颊,手里拿着一个空碗,直呆呆地瞪着我,似乎在向我乞讨食物。看得我眼泪直流。好惨呀!世界上还有这么可怜的儿童,我觉得应该为他们做点什么,捐点钱给他们。同时,宣明会要我们自觉禁食40小时。要我们这些丰衣足食的学生,体验一下 “饥饿”的感受。我一想起那些瞪大眼睛,饥肠辘辘的可怜的非洲小孩时,我觉得应该体会一下他们的悲惨困境。所以我除捐出全部储蓄外,还报名在家里自愿禁食。他说得很平静,很沉重,发自内心有种重负压身的责任感。

周四晚上他开始禁食,周五如常上学,周六禁食结束。我问他感觉如何,他说:饿,的确不好受,只能喝点水,想睡也睡不着。但一想,我只是熬40小时,他们却长期挨饿,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过来的。我大学毕业后,一定要到非洲去,给他们一些实质性的援助。虽这是后话,但可看出来,爱心的教育已深深扎根在他们心中。

这不禁让我回忆起,他读小学时,学校在各方面潜移默化地进行“爱心”教育。一年级时,班级有个坐轮椅的残疾女孩,同学们主动推轮流照顾她;课间休息推她到操场活动;上图书馆帮她找书;下课推她到门外等家长等等。五年级开始,学校开展Peer Mediator活动。每周一次午休时间,学生穿上了有特殊标志的外套,在操场上巡逻,遇到低年级的学生被欺侮,就会去帮助调解。每当他圆满调解了一些纷争事件后,他会感到心灵上无限满足,而欢悦一整天。进入六年级,通过竞选,当上Vice  School  Captain。一个礼拜后,学校安排了一次全校几百个学生参加的就职典礼,几个“小干部”轮流上台表态。学校的用意很明确,不光让他们有荣誉感,更重要的是让他们知道,自己的承诺必须做到,凡应做的事有着无可推卸的责任。

那次维省Maryville大火后的一个傍晚,晚餐时,电话铃响了,是新西兰的一个小学打来找他的。我们感到十分诧异,小小年纪怎会有新西兰来的电话。事后他告诉我,维省发生史无前例的山火,不光牵动了整个澳洲社会,也牵动了我们的邻国新西兰,那里有个小学的学生们十分关心此事,打了长途电话来了解情况,校长就将这个任务交给了他,要他通过电话,详细介绍山火的情况。通过他的介绍,新西兰小学生们主动开展募捐活动,不久就寄来了2000元捐款。他的小手为山火灾民做了一些极有意义的工作,他好高兴呀!更感自豪!

此后不久,在另外一个学校读书的小外孙,恳切地向我说道:“婆婆,明天我们为癌症病孩募款剃光头发,还要为他们捐钱,你可以不可以捐出10元钱支持我的行动?”“当然行。”作为一个癌症幸存者的我,无需思考,绝对是义不容辞的。我说,我捐50元吧,他说:“不要,只要你表示支持我的行动就行了,我还要找其他人捐钱呢!”结果我给了他20元,作为我与他外祖父各自10元钱的微薄心意。他拿了钱,放入一个大信封内,让我们签好名,最后很严肃地说了一声:“谢谢。”

今年的禁食行动,他参加了,也暗自捐了100元。他所在学校还经常组织他们到养老院与老者谈心、讲故事等公益活动。长期在“爱”的沐浴下,他处处都表现了他的爱心。在商场广场上看到卖艺人,他会走近聆听一会儿,然后轻轻放下一些硬币,点点头以示感谢;遇到行动不便的老人,会自觉去搀扶并帮助提起所购的物品。凡他感到该做的,都会主动去做。

目睹两个在澳洲出生的外孙,从小就沐浴在学校、社会的无处不在爱心氛围内。长此以来,“爱”已深深地嵌入孩子们的心扉;流进他们血管,激励着他们行为举止,影响着他们的一生。

移民澳洲近二十年,深感澳洲人的“乐于助人,对人友善”的品德,思其原因,就是在于源头教育。从小受到“公益道德教育”是根本。无怪乎Marysville大灾后,一位站在废墟上的居民对电视记者说“欢迎你们明年再来,我们会有一个崭新的城镇迎接你,因为我们有全国甚至全世界的人民在支持我们”。

这就是我理解的澳洲和谐社会的精神—处处充满爱!

顶一下
0%
返回首页
0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表情:
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