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文学长廊
返回首页

和“不知道”安然相处-徐瑾琪

时间:2015-11-12 17:43:31来源: 作者: 徐瑾琪 点击:

 每个人都是很害怕承认“不知道”,因为“不知道”意味着不确定,不确定意味着不安全。而我们人类的天性是想要知道,知道确定性,然后才觉得安全 。除了远古时期,人类似乎从来都不善于生活在不确定性中。在这种不确定的不安中,其实是因为我们害怕失去掌控。

由于我们对不确定性,和对不知道的恐惧,我们尽力地想把这个“不知道”克服,到一个“知道”的境地。于是我们使劲全力去计划,去权衡,去列举各种可能性。当然我们会去权衡一旦做了这个决定会给我们带来什么好处和坏处,抑或如果我们不做这个决定,我们会面临什么样的处境。但是我们从来不曾想过,那些计划,那些谋划,何曾实现过。因为生活中,太多太多的变数,有太多的在我们难以掌控的因素,而这些因素之间又有着何等的错综复杂的关系,更加不在我们的掌控范围之内。因此种种的谋划,种种的想要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都是徒劳的。

更加可怕的是,这个“不知道”后面掩藏了很深的恐惧感,对未来的不确定的恐惧。而恐惧感有时甚至是在我们不察觉的时候控制着我们,因为恐惧,我们感到不安,感到焦灼,然后做出一些不明智的决定,或者是任由焦灼和不安控制着我们的情绪。但是更加可怕的是,很多时候这些情绪的存在是在我们的不知不觉中,在我们不知晓的情况下。

我最近开始反省,发现我在很多时候处在这样的不安和焦灼之中。他们的程度不一,对我的影响大小也不一样。但是我知道这些不安和焦灼感与我对未来的不确定性联系在一起,是我无法活在当下的此时此刻,和我的心安然相处。这样的时刻多不胜数,但是这些不安感和焦灼感陪伴了我很多年。虽然焦灼的内容变了,但还是焦灼。其实是内心的不确定性的恐惧造成的。

在我女儿入学前,我一直很焦灼,到底要不要让她提前上学,因为有了选择, 万一做错了选择,怎么办?一种强烈的恐惧感控制着我。虽然我的直觉是我的女儿已经准备好了。后来在半信半疑中,在恐惧中,在不安中,我还是让我的女儿入学了。虽然这么多焦灼的情绪陪伴着我。很快,随着时间的流逝,我的女儿适应了学校,而且还由于识字能力强,而被放在了阅读第一组。 我的担忧在老师的积极肯定的话语中显得那么的多余,也浪费了我的能量。

这件事件对我而言,是一个比较大的事情,所以我清楚地记得。但是生活中的每天有很多中问题伴随着焦灼和不安,确实我察觉不了。计划好年底把论文写完,可是我到底可以写完吗?如果写不完怎么办?就是写完了,我就一定能找到工作吗?就是找到工作了,就一定是我喜欢的工作吗?很多的问题,一个接一个的,在头脑里转来转去,这些是我察觉到了。还有无数的小念头,在不察觉的情况下调跳来跳去。

说到底这是一种对未来的不确定性产生的恐惧,是因为不能接受自己“不知道”未来会发生什么这一事实。不敢承认还未发生的事情的不确定,甚至不是未来,而是明天,下个小时,下一分钟。不确定性,不承认“不知道”其实在很多时候让我们处在焦灼中,这样的想法不断地在头脑里出现,再出现,重复再重复,消耗了很多的自己根本无法察觉的能量。因为这些都是在无察觉的时候,很多人也许永远不会意识到自己把时间和能量如何消耗了,其实是一件很不值得的事情。

其实当我开始有意识地停下来,让自己疯狂的大脑可以安静片刻,我开始像一个旁观者一样去观察自己繁杂的头脑里想的是什么。刚开始的时候,每天我只花20分钟的时间,当脑子有一种念头的时候,我去探究,这个想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?是否有一种不安的情绪,这种不安的情绪是否和某种不确定性联系在一起,是否这种不确定性是因为自己不承认某种 “不知道”的状态有关。这个“工程”说起来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,在我练习的时候,有时候会很艰难。因为往往多重思绪交织在一起的,纠缠在一起,几乎难以不是那么好辨认,需要很长的时间和练习。

经过了几个月的练习,我也逐渐发现这样不安的情绪开始慢慢地减少了。因为我把那些与不安,与不确定,与由于“不知道”而产生的情绪逐一在处理了, 可以让自己慢慢地习惯于“不知道”就是“不知道”,不必去假装自己知道,或者以为自己已经知道了。继而去接受自己感到不安和焦灼,接受自己的“不知道”,心也逐渐地安然了。

顶一下
0%
返回首页
0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表情:
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