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文学长廊
返回首页

伴我度过少年期的小人物----瘦婶

时间:2016-07-23 11:20:53来源: 作者:凡夫 点击:

 瘦婶,肯定是个小人物。她来自中国贫穷农村;既文盲又言语不通、无依无靠地在异地他乡里,为生存和生活艰苦拼搏。说她可怜,因为她刚生下第二子,丈夫就抛弃了她,独自下海到南洋,从此音信全无;使她不得不扛起养家大担子,在田里劳作,既尽母职,又兼父责,更须奉养丈夫留下的翁娘老人。说她可敬,因为她以一个瘦小的身躯,竟然那么勇敢地、坚强不折不绕地面对死亡的挑战,带着两个幼子,远渡重洋,千里寻夫到南洋,最后流落印度尼西亚异地、终老他乡。她不但可敬,还是我日后闯荡江湖时的借鉴!

叫她瘦婶,因她本来很瘦,用皮包骨形容她,一点都不为过。若说她老,她的确看来老得很,那是我十二岁的小童第一眼记忆。其实,那时她并不太老,只有四十多岁光景罢了!是她那一身永远非黑即深蓝的唐妇装,以及那嘴上仅存的两颗黄牙,说话时唠唠叨叨的模样儿,给人的印象。如今,我更相信,那是她无比坎坷的命运在她瘦长的脸庞上刻下的皱纹所致。

邂逅瘦婶,得追溯到上世纪的五十代。 1954年,我还就读先达中华学校小学六上时,父亲在苏北丰年园丘赚到些钱后,在棉兰买下了一家在甲必丹(今pandu)街,方建未峻的三层楼店屋,打算将家小全搬到棉兰,在那瑞安家创业了。他还买下了汉口街一老住家,把它改为生产面包的厂房。那年七月,学校放长假,我们这些淘气的小孩们就迫不及待地吵着父亲,带我们下棉兰看我们的新家了。外刚内柔,严慈并重的父亲,不忍拒绝小孩的心愿,租了一辆大车,浩浩荡荡地送我们下棉兰。那是第一次到苏北省会,孩提的好奇和兴奋,忘了路程的遥远,感不到肚子的饥饿。

到达棉兰,已是午后时光,看到那高高有如金刚般,让棉兰人活命的大铁水塔时,父亲说:它将是我们的邻居和守护神,我们目不转睛地望着它,神往得很!当车子缓缓转入甲必丹街时,父亲遥指着那排十多家未建好的建筑群,说其中一家是我们将来的面包店;幼稚的我们,已能梦想到父亲那大大的、热闹非常的面包店铺了。突然间,路旁五六摊小贩,一字排开地摆在建筑群前,吸引了我们的眼球。每个小贩前,有两个大大的竹篮,用白白的面粉袋布(我们从小在面包厂长大,知道面粉袋布的样子)盖住,一根长长的竹扁担子置在篮子边,后来我们才知道,那是根除了挑篮外,也是用来打狗和驱赶恶作剧小孩的打狗棒。竹篮上,一片木板,安放着两条白白的面包。几个穿深蓝唐装的老女人坐在篮后小凳子上,没客人时在篮边打盹;一看到有车子停下,就争先抢上,兜售她们的面包,吆喝的声音,不绝于耳。此情此景,鲜明得很。

车子停下,孩子们纷纷下车。父亲先和那群小贩们打招呼,好象告诉她们他将是这里的主人,引起他们的特别注意。父亲是中山大学的学生,能说流利的广东话,很快地和那群老女人交流起来。我不懂他们在说什么,但由行动表情看来,好象他们在谈卖面包的事。其中一个出头鸟,话最多、表情最生动地争取和父亲笼络。这干干瘦瘦的女人,便是令我难忘的瘦婶了。她说话时,那两棵长长黄黄的白兔牙,和漫天飞雨般的口水,给了我们深刻地印象;儿童漫画迷的我们,暗地里说她是黑兔巫婆。

参观完了建筑中的店屋,阿爸带我们到广东街(今Surabaya街)吃最好吃的中心云吞面时,向我们讲述了那些面包小贩的事。还语重心长地教诲了我们“找朋友好过树敌人,化敌人成好朋友才是聪明人”的人生大道理。他说:将来这些人,都是我们的同行;他们可能是我们的好朋友,也可能是我们的坏敌人。在我们店前贩卖面包,就是我们的同行,同行如敌国,和我们竞争生意,在所难免。但,她们都是可怜人,要养家活命,如果把她们赶走,天阿公是不允许的。这番话,在当时是我们的耳边风,出道后才知道它的分量,掂出父亲的爱心。

1955年,我们开业了,父亲取店名为“隆盛面包店” ,果然和那群面包小贩成了同行。父亲是生意头脑灵活的人,尽量拉拢这些小贩,争取她们卖我家的面包,给他们卖价和利益的保障。很快,她们就成为了我们的外卖摊子了;别家的面包从此失踪不见。甲必丹自始是条热闹的街道,停车不方便;她们就帮我店和客人解决了这麻烦问题。每当客人车子一靠,她们就争相涌上,把我家的面包送到汽车窗前。客人如还要到店内买东西时,她们便是免费的派车员。她们的存在,非但不是我们的敌人,反而是我们的商标标志。有如大树上的爬藤,相生相托,苍翠和美丽了大树。远远看到这群唐山小贩,就知道隆盛面包店在那里了。父亲的话果然灵验了。

以后,瘦婶和我家的关系就非只是主客了。父亲的同情心和爱心,加上语言的相通,使这可怜的女人,把他当成亲人兄长看,叫他光哥,凡事都请教他。她的所有家书和汇款事都拜托家父做,把中山大学生当成他的私人秘书和顾问了。因此,她的家事乡情,父亲了如指掌。瘦嫂白天为人当女佣,晚间卖面包,供养两个孩子读书,还得按月汇款到家乡给两家(丈夫家和她的娘家)老人当生活费。生意不好钱不够时,要求父亲慢些收她的面包欠账。父亲可怜她的负担和孝心,往往故意忘了扣账事,还不让瘦婶知晓。

母亲和瘦婶言语不通,有如鸡和鸭讲,却可以沟通如好友;由此可见,人的关心和爱心,可以打破语言的藩篱。以后,我家有喜庆大小事,总是有瘦嫂忙碌的份儿和身影。那时,我家和叔父一家同住,淘气调皮的孩子有好几个,作弄瘦嫂的事,经常发生,以她的喜怒为乐。她的存在不仅是我店的标志性人物,也是我们成长过程中难以淡忘的印记。

1961年,我高中毕业了,当年就出国求学,瘦婶素来待我们如她家孩子,知我即将出国,不知如何省吃俭用,给我买了个小小的戒指,要我随身挂带。当时,我并没有感到她的可贵,但在国外,举目无亲时,就掂出了它的分量了。这小人物的大礼物,伴我度过多少想家的日子。而她却始终找不到她的夫君,枉花了她的经历,和一生的期待,真令人同情!

以后,我受印度尼西亚政局所害,难圆大学梦。在父亲的鼓励下,奔到首都闯荡,谋找自己的天地。多年奔波,总算打下一小小的天地,可惜,再回去老家时,已见不到瘦婶的身影和她的竹篮摊子了。父亲说,或许是她儿子已长大成人,不想母亲在风雨飘摇中受寒凄苦,不让她再抛头露脸了。他们一家已搬离他往,不知去向;是否已回到他的老家,或已经到了天堂报到,或是她的儿子把她带回祖家,成全了她的心愿,父母亲也茫然不知!父亲没有他们的住处地址,她也不再和父亲联系,我们从此和瘦婶失联了。我没能再见这可怜可敬的瘦女人,回报她一些温暖,成了我一生的憾事!以后,在商场打滚,凡遇困难不如意事时,总会想到瘦婶,自己再大的不如意,比之于瘦婶,多么微不足道呀!我的奋斗有父亲的支援,而她是孤军作战,且战况艰苦严峻。每每思念及此,心中的惭愧,化成向前的动力。

瘦婶这瘦小顽强的小人物,在我人生少年期途中和我结缘,来之突然,去之无踪,留下的只是难忘的记忆。我多次的沉落不倒,与瘦婶的借镜有关。因此,我念她,乃我百说不厌的人物!

 

顶一下
0%
返回首页
0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表情:
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最新评论